鄉野傳奇~40(著作權所有) 第四十章 拒姻緣書生誠實道原因 雲弘俊惶恐的說: 「員外,魏老,魏姑娘乃千金之軀,又生得國色天香,弘俊確實高攀不上。」 魏福生似有不悅地問: 「弘俊,莫非是你見嫌?」 「不!不!不!弘俊若能得此美眷,應是弘俊三生修得之福,怎敢有見嫌之心?」 「那你的意思是答應這們親事囉?」何員外歡喜地問道: 「不!不!不!」雲弘俊一連幾個不字,只急得滿頭大汗,也把何員外、魏福生與張大虎三人弄得滿頭霧水。 大虎看不過去了,「唬」的一聲問道: 「徒兒,你究竟是答應或是不答應?總要落個話呀!」 雲弘?襯衫T說: 「師父,不是徒兒答不答應的問題,而是徒兒無法答應呀!」 張大虎問道: 「此話怎講?」 「師父,這等兒女私情,徒兒怎能擅自做主?我總要稟明徒兒的雙親並獲得他們同意才行呀!」 何員外頷首道: 「這倒也是。」 張大虎問道: 「徒兒,你稱呼我什麼?」 雲弘俊訝異地回答: 「徒兒稱您師父呀!」 張大虎道: 「著呀!既然我是你的師父,徒兒是不是該聽師父的?」 雲弘俊道: 「是呀!徒兒當然該聽師父的。」 張大虎道: 房地產 「好,現在你的爹娘既然不在這兒,我又是你的師父,那你的終身大事是不是該聽我的?」 雲弘俊啞然了: 「啊!這…」 這時,何員外說話了: 「大虎呀!想不到你也有這一招。」接著對雲弘俊說道:「弘俊,你師父說得沒錯,大虎既是你的師父,他的話只要不是叫你作奸犯科為非作歹,你當然要聽他的,何況他是為你好,希望你能娶得如花美眷。」 雲弘俊實在拗不過他們了,只好說: 「這~,徒兒非常感謝師父。但婚姻豈是單方面的,如果魏姑娘看不上我這凡夫俗子,又奈何?」 何員 禮服外拍了拍胸脯說: 「原來你擔心的是這個呀!沒問題,一切都包在我身上。就麻煩福生到後頭去問問鳳兒去,如何?」 「依習俗,子女的婚事理當由父母作主,但為安弘俊的心,我這就去問問鳳兒。」 魏福生說畢正欲轉身到後廳,只見一位少年急沖沖地跑了出來,他邊跑邊叫道: 「爹爹,姐姐說一切都由爹爹作主。」 「哈哈!這倒省了我的事。弘俊,這下你還有什麼意見呢?」魏福生轉身對那位少年:「非兒,過來,見過雲公子。雲公子,這位是我的小兒聞非。」 魏聞非是魏福生的獨生子,是魏吟鳳的弟弟,年方十六。 膠原蛋白 「雲大哥,你好!你生得好俊俏,難怪我姐姐會喜歡你。」 「魏兄弟~」 雲弘俊一句話還沒說完,只聽得後廳傳來魏吟鳳的怒斥聲: 「聞非,你胡說什麼,看我待會兒怎麼收拾你。」 「哇!姊姊生氣啦!雲大哥,你可得幫我。我告訴你哦,剛剛我姊姊一直在後廳偷聽你們講話,而且還一直在傻笑哩!」 「聞非,你..你..」魏吟鳳猛地由後廳直衝進來,她移動速度快得讓雲弘俊張目結舌,而聞非亦不含糊,忽地閃到雲弘俊身後躲起來,只伸出一個腦袋並叫道: 「雲大哥,哦!不!姊夫,救我。」他向鳳兒做了個鬼臉:「哈!妳抓不到我。」 魏吟鳳?酒店工作˙D非閃躲到雲弘俊背後,猛地在雲弘俊前面三尺處煞住,她二頰緋紅瞧了雲弘俊一眼,轉身一跺腳朝著魏福生嬌聲道: 「爹呀!您瞧,弟弟欺負我,您也不幫我。」 「我那有欺侮妳呀!我說的可都是句句實話。」 「你還說,你!」鳳兒銀牙一咬:「爹呀!您可要主持公道幫我呀!」 「好啦!好啦!你們姊弟倆兒成天都在嘻嘻哈哈地胡鬧倒也罷了,今兒個有外人在,也不怕弘俊看了笑話啊!」 何員外笑著在旁打趣說: 「耶!福生,今兒個那有外人在呀!」 張大虎也湊趣說道: 「不錯!不錯!弘彥可是我的徒兒,他哪是外人呀!」 魏吟鳳羞急地說: 「義父 長灘島,師父,連~連您們都聯手一起欺負鳳兒,我…」 雲弘俊看這一大家子笑鬧成一團,老沒老,小沒小,倒也十分有趣,心裡也著實感慨,心想: 「如果他們仍在官場,定會被官場的禮教所規範,那能享受到這種無拘無束樂的天倫之樂呢!」如此一想,雲弘俊更加堅定此生不踏入官場的意念。 魏吟鳳偷眼瞄到雲弘俊在旁微笑地看著自己,不覺又是羞紅了臉。自她懂事開始就住在這兒,幾乎從未與外界的人有過接觸,今日忽見一位陌生人闖入,且又是生得那麼年輕俊俏,本想收歛一下自己的舉止,可那養成的習慣那是一朝一夕可改的呀!不知不覺中就露出嬌慣的性子。再轉念一想:爹爹欲將她許配給雲弘俊,他即將成為 關鍵字排名她的夫婿,她的心裡雖是一百個願意,但終究是女孩兒家,那敢先說出口呀!如今被弟弟道破,心裡那份羞急終是在所難免。可那雲弘俊卻在旁露出那種笑臉且盯著自己直瞧,他的心裡是作何想法呀?想著,想著,真恨不能找個地洞鑽進去。 魏聞非眼尖瞧著魏吟鳳那付模樣,就嚷了起來: 「哈!姊姊,妳的臉好紅呀!」 「你!」魏吟鳳真是又羞又惱,纖指指著聞非,杏眼圓瞪,卻礙著雲弘俊擋在她與魏聞非之間,就是拿他沒輒,只得一跺腳,飛快地跑進後廳去了。 「聞非,不要再捉弄你姊姊了,去與你姊姊陪個罪。」 魏聞非見爹爹臉色有點兒沉,知道不能再頑皮,只好背著爹爹向雲弘俊做了鬼臉,嘴裡卻向魏福生應道: 「是!爹爹 代償。」 說畢就一溜煙地也跑進後廳。 「唉!她們姊弟倆兒向來是誰也不服誰,幾乎每件事都想比個高下,都怪我平時太縱了她們了,要不是她們的娘…唉!。弘俊,倒讓你見笑了。」 雲弘俊道: 「魏老說那兒話來,弘俊倒是非常羨慕令郎與令嬡,無憂無慮無世俗,這在平常人家那有這等福氣。魏老,您適才提到尊夫人卻欲言又止,弘俊未曾拜見問安,倒是弘俊失禮了。」 「唉!」 魏福生見雲弘俊提起他的夫人,臉色竟然一黯,只嘆了口氣。尚未開口,何員外趕緊接口回答: 「弘俊,福生的夫人已過世了。」 「啊~!」雲弘俊聽得員外如此說,吃了一驚道:「對不起!魏老,請恕弘俊無知觸及您的傷痛,真是對不起。」 魏福生忙搖手 西服道: 「哦!不!不!弘俊,你千萬別自責,你並不知情,那能見責於你呢!我只是想起拙襟福薄,沒能見著鳳兒與聞非長大成人,而那二個孩子從小沒娘相伴,…」 何員外忙勸阻魏福生道: 「好啦!福生,思蘭已走了十數年了,你又何必將自己陷入苦痛而掃了大家的興致呢!何況鳳兒與聞非也都長得這麼大了,思蘭在天上有知也會欣慰的。」 魏福生見員外如此說,趕緊舒開面容道: 「恩師說得是,我只是一時跌入那段回憶中,現在想想,我對思蘭總算有了交待了。弘俊,你可別將我的失態放在心上呀!」 雲弘俊道: 「魏老說那裡話,我…」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裝潢  .
創作者介紹

社會時事

vfdhx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